从Google Research窥看谷歌消费级AR/VR卷土重来的野望

一副投影全息图标的简易太阳眼镜。一块包含数字屏幕但有模拟指针的智能手表。一种当应用到皮肤时能够将身体变成一个活生生的触控板的临时纹身。一个可允许你在数字世界中拾起物品,并在挥舞时感受其重量的虚拟现实控制器。这一切都是谷歌为创造下一代可穿戴技术而悄悄开发或资助的项目。

所述的太阳眼镜和智能手表项目来自这家搜索巨头的交互实验室(Interaction Lab)。这是一项旨在将数字体验和物理体验结合起来的计划,同时是扎根于学术界并专注于技术突破的Google Research的一环。实验室负责人亚历克斯·奥尔瓦尔(Alex Olwal)的简历显示,交互实验室最初是在2015年由谷歌硬件部门创建,然后大约于两年前拆分出来并加入Google Research。对于奥尔瓦尔,他是谷歌的一名高级研究员,并曾供职于谷歌称为“登月工厂(moonshot factory)”的X,以及谷歌的实验性硬件部门ATAP。

图源CNET

奥尔瓦尔写道,交互实验室的目标是扩展谷歌“快速实现可穿戴概念和接口技术的原型设计能力”。这个计划似乎更像是科学实验,而不是产品路线图,因为其目标可能是证明概念,而不是与苹果手表或Snapchat Spetacles竞争。但综合起来看,谷歌在可穿戴技术领域的雄心可见一斑。

其他项目则是与世界各地的大学研究人员的合作。其中,至少有两个项目(虚拟现实控制器和智能纹身)的部分资金是来自于旨在支持与计算机科学和工程相关的学术研究的Google Faculty Research Awards。这凸显了谷歌与学术界的密切联系及其源头。作为说明,谷歌搜索引擎最初是拉里·佩奇(Larry Page)和谢尔盖·布林(Sergey Brin)在斯坦福大学的研究项目,并最终成长为一个与我们生活息息相关的全球性庞然大物。

谷歌证实其开发或资助了所述项目。奥尔瓦尔没有立即置评。

这家搜索巨头已经公开演示了交互实验室的一个项目。谷歌于今年1月在旧金山的一次人工智能活动中展示了I/O Braid。它允许用户通过一条织线来控制设备。例如,你可以通过拧捏耳塞的织线来启动、停止和控制智能手机的音乐音量。

但实验室的其他努力,以及奥尔瓦尔为谷歌开展的其他可穿戴技术项目在先前并未受到关注。以下是与VR/AR相关的两个项目:

1D Eyewear

当谷歌发布诞生于登月工厂X的谷歌眼镜时,批评者们对它进行了无休止的嘲笑。人们不喜欢这种设备的赛博风格设计。一只眼睛前面摆着一块巨大的玻璃镜片,而处理器则安置在厚厚的框架和听筒之内。谷歌的极客设计,加上强烈的隐私抵制促使谷歌在2015年停止消费者版项目。现在,它成为了仓库工人和其他业务的工具。

来自交互实验室的1D Eyewear项目似乎是为了在谷歌眼镜主要跌倒的地方重新站起来:令你渴望戴上这种眼镜。项目的目标是实现足够简约且时尚的设备。

奥尔瓦尔和团队在一份描述设备的论文中写道:“除了足够容量的电池之外,安装所有电子元件、光学元件和图像生成组件的要求极大地影响了潜在的工业设计方案。终端用户可以选择的款式受其限制,可穿戴性和美观性方面的灵活性有所减少。”

交互式实验室的解决方案是一副低调的太阳眼镜,其能够与安卓设备配对,并在佩戴者的眼睛之上投射全息图标和彩色灯光。例如,在使用导航应用程序时,用户在左镜框上方会看到一个闪烁的黄色左拐指示灯。右镜框上方的灯光则指向所述方向。其他通知用颜色编码:闪烁的蓝色指示灯表示收到日历提醒,黄色表示Gmail,而绿色表示聊天或电话通知。

相关论文:1D Eyewear: Peripheral, Hidden LEDs and Near-Eye Holographic Displays for Unobtrusive Augmentation

这种眼镜同时可以显示16种利用激光束投影的不同全息图。论文解释道,全息图是“移动设备常用图标”的简单线条图。一个是电话,另一个是看起来像是音量控制工具的扬声器。目前我们尚不清楚具体的用法。

这款设备的开发显然已经触动了谷歌的其他团队。在谷歌眼镜计划搁置后,公司表示将在一个名为Aura的新计划下重新设想这个失败的项目。Aura交给了谷歌的Advanced Technology and Projects(ATAP)事业群。在1D Eyewear论文中,工程师将谷歌眼镜、Aura和X团队列为“合作者”。1D Eyewear与Aura项目类似,但谷歌发言人表示两者没有关联。

Grabity

Grabity是谷歌与斯坦福大学研究人员的VR控制器合作项目。

Facebook的Oculus或HTC的Vive等虚拟现实平台可以把你带到一个全新的数字世界。但只有当你能过活用双手探索里面的环境时,所述世界才能实现真正的沉浸感。与斯坦福大学研究人员合作开发的Grabity正是用来模拟在虚拟现实中抓取和拾取对象的感觉。

不同于穿戴手套,所述原型需要套到拇指和食指,就像一个绑在手上的方形控制器。你会感觉手指仿佛是拿着一个汽水罐。所述设备利用温和的振动来模仿在虚拟现实游戏中拿起一个小物品的感觉。它的触觉模拟是为了复刻抓取对象时的指尖皮肤伸展。为了将振动传递到手上,这个设备纳入了两个称为音圈致动器的小型马达。这个组件的底部包含一个来回摆动的机械臂。当你在挥舞物品时,它会给你一种惯性的感觉。

相关论文:Grabity: A Wearable Haptic Interface for Simulating Weight and Grasping in Virtual Reality

项目的研究人员之一、斯坦福大学形状实验室(Stanford’s Shape Lab)博士生英瑞克·蔡(Inrak Choi)在2017年谈到Grabity时指出,“我们需要思考我们是如何感知重量。基本上,这是人体多个感官系统的结合。”根据2017年一份关于Grabity的论文,项目的部分资金来源于Google Faculty Research Award。

英瑞克·蔡 没有回复置评请求。

谷歌在2014年通过Cardboard首次进军虚拟现实领域。Cardboard即为硬纸板,顾名思义,你可以用一块方正纸板作为智能手机的载体,并将其变成VR头显。两年后,这家公司推出了更为精致的概念版本Daydream。它需要大量的处理计算,但依然是围绕着将智能手机作为操作大脑而构建。然而,谷歌在2019年悄悄关闭了这个平台。

不过,谷歌的Grability研究表明,谷歌曾考虑过更为复杂的虚拟现实体验,并配备了相关的实验性硬件。

写在最后

诸如苹果和Facebook都在积极地研发头戴式设备,而一众业内人士都将可穿戴设备视为继智能手机之后的下一个主要计算平台。随着科技巨头们正在可穿戴技术领域开辟新的战场,上述实验可能在未来数年发挥关键的作用。

它们不仅仅只是销售硬件。对于封装传感器的可穿戴设备,这可能意味着除了操作智能手机或PC产生的数据之外,科技公司同时能够采集大量的人体及其他数据。对谷歌来说,这是一笔特别有价值的收获。谷歌每年的营收超过1600亿美元,而占据主要份额的针对性广告正是通过使用谷歌服务的用户个人资料来实现。所述设备为科技巨头带来了利润丰厚的新业务,如健康和健身。当然,立法者和监管者对硅谷不断扩大的业务范围抱有隐私顾虑。

谷歌多年来一直尝试在可穿戴设备领域站稳脚跟,但总是不太成功。谷歌在2012年吹响了硅谷向可穿戴技术进军的冲锋号:谷歌眼镜。这款设备从一开始就遭遇了冷眼,并以失败最终。值得一提的是,谷歌专门为智能手表和其他设备开发了一个操作系统Wear OS,但它只收获了一小批追随者。

Focals

不过,最近谷歌采取了更坚定的态度。这家公司于上个月以1.8亿美元收购了智能眼镜Focals背后的加拿大厂商North。另外,谷歌在2019年宣布以21亿美元收购苦苦挣扎的健身手环先驱Fitbit,从而尝试加强谷歌的硬件努力。这起收购案引发了批评人士的警觉,他们担心谷歌强势进军新兴产业并购买数百万人的健康数据。

研究机构Gartner的分析师阮祥(Tuong Nguye)表示:“这是为了走在最前面,以一种其他公司尚未采取的不同方式理解消费者,即便这是一幅不完整的用户画像。”

来源:砍柴网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